悦目

全职杂食党,什么都想写。

【叶翔叶】夜色

【叶翔叶】夜色


*全程意识流,如果写的不好,那非常抱歉

*私设非常多

*隐叶翔叶

建议搭配歌曲《ハルガスミ


我爱你,发于肺腑,止于喉舌。

——————


“轮回!!”

“三连冠!——轮回王朝。”

“斗神!!斗神!孙翔!孙翔!!”

他似乎在做梦,眼前是昏昏沉沉的一片,耳边仿佛能传来粉丝们狂热的呐喊声,这种声嘶力竭感觉并不陌生,至少现在还不。就在三天前,他刚刚率领轮回战队拿下了十六赛季的联盟冠军,斗神一叶之秋在他的手下终于重现的昔日的鼎盛荣光,十四赛季、十五赛季,十六赛季的冠军都是轮回战队。而此时,第一代的轮回队员已经陆陆续续的脱离战队,到十六赛季的时候,只剩下孙翔了,他这个第七赛季出道的职业选手,也被媒体们称为是沉稳可靠的老前辈了,想到这里孙翔不禁露出了一点笑意,沉稳这个词开始放到他头上,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恍恍惚惚间似乎看见了什么,是什么呢?被一层雾遮着,看不真切。

那是好像他还没出道的时候,是第六赛季吧,他跟着越云战队到杭州客场对战嘉世,那时候,只要是与豪门战队作战,越云的经理都会要求队长捎上他一起,大概是想让他学点什么吧。但他十分讨厌这种做法,只能在场下看着队友在赛场中被逐个击杀,这种感觉……实在是糟透了,就偷偷溜走了。那么多年了,他早就忘记了当时的心情应该是怎样,不过到现在鼻子还是有点酸酸的。

比赛结束后,他蹲在场馆的某个转角。天上下起了小雨,又渐渐变成了黄豆大的暴雨,等他意识到的时候,雨点中甚至夹杂着雪碎,南方的雨夹雪,阴冷从神经末梢开始侵蚀,慢慢腐蚀血液,可以渗进人的骨头。但他傻傻的站在风口。

“大晚上的,这是哪家的傻小子,这么大的雨也不知道躲躲。”幸好有人捏着他的后颈,将他扯了进来。听声音是个男人。

这人的手好冷。————简直像冰块一样。

这是他的第一个想法。

这人是谁?

这是他的第二个想法。

他转过头,结果因为离得太近了只能勉强看清男人的衣领,不得不抬起头。

“叶、叶秋?!”他瞪大了眼睛,怎么会是他!?竟然是他!他的喉咙好像被蜂蜜黏住了,他应该说什么呢?该怎么说呢?叶秋认识他吗?废话,怎么可能,自己一场比赛都没有上过。今天的比赛怎么样?多嘴,人家一个大神怎么会和你一个弱队的小鬼这些,况且,肯定差劲极了!该怎么办!

被越云经理耳提面命的在外要尊敬各位大神的话语早就被堵在喉咙里,似乎是和那团蜂蜜黏在一起了,那块蜂蜜终于要被咽下了,他也终于想起来,嗯,要叫前辈,嗯,要叫叶秋前辈。

然而叶秋前辈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哟,认识我,职业选手?”叶秋笑了起来,似乎是看他仰着头的样子太累,体贴的退后几步。

“……不,现在还不是,再过不久我就会出道的!”他真想回答一句“是”。但是不行,否则接下来怎么办呢。“很快的。”他又鬼使神差地加上这句,当时他自己并不知道这有什么理由,只是一时头脑发热就说出口了,现在似乎明白了,是让叶秋等着的意思吧,当时真是勇气可嘉。但叶秋似乎是明白了的,他又笑了,这次声音低一点,要是几年前他大概会认为叶秋是在嘲笑吧,但现在不会了,他早就清楚了,他早就该清楚的,叶秋是不会嘲笑任何人的,不论怎样,他也是只会笑着,说出事实。

“这样啊,那小家伙,要加油啊。”叶秋把手伸进口袋似乎是要拿烟,顿了顿,又停住了。

十四五岁的少年,介于儿童和成年人之间,他们最讨厌被当成小孩子,他们有着满心的愿望,有想要守护的东西,却苦于年龄被大人护在象牙塔内,不懂得外面有多少风雨,或者说,不知道经受风雨有多痛苦,迫切的想要承担一切。真是执拗的紧。

接下来自己说了什么呢?叶秋又怎么样呢?朦胧的场景他看不清,也听不清,他又听见一声笑,他突然想起一首诗


若逢新雪初霁,满月当空,

下面平铺着皓影,

上面流转着亮银,

而你带笑的向我步来,

月色与雪色之间,

你是第三种绝色。①


真好啊。他迷茫的在混沌中飘荡着。


这次又是那儿呢?被烟笼着,看不真切。


噢,第八赛季,似乎又是一个冬天,越云客场对战皇风,6:4胜,嘉世客场对战微草,3:7负,真可笑,除了擂台赛,一分未得!昔日的王朝战队,居然,居然沦落到这种田地了吗?斗神……难道真的老了吗?这怎么会呢?……不不不,这明明不管他的事,他为什么要为此费神,就算是嘉世又怎样,就算是斗神叶秋也不应该让他这般,他不是应该高兴吗?过去的最高神即将陨落,其他的老将还会远吗?荣耀要重新洗牌了,老家伙们该让位了,就该是年轻人的时代了,该是他的时代了,他到底在难过些什么!为什么会难过!

他沿着街角快步走着,看着手机上队员发来的信息,突然停下脚步,几乎要颤抖着,口袋里的右手忍不住攥成拳头,低声骂道:“输的真难看,嘉世这个赛季简直是……”


完了。


他不敢说出口。

他怎么能说出口!


然后,拐角的另一端突然冒出一个人,是叶秋,叶秋的脸色是淡淡的苍白,眉眼间藏着些让人看不透的东西,唇色浅淡,样子有点憔悴,但目光依旧清明的可以穿透人心,让人觉得同情只是在侮辱他。叶秋似乎是没想到这还有一个人,被吓了一跳,差点要从台阶上掉下去,“原来这儿还有人呐。”叶秋又惊讶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是孙翔呀。天赋不错的小家伙。”他也盯着叶秋眼睛,那两年他长高了很多,几乎已经能和叶秋齐平了。

又是小家伙。

他的天赋不错还用叶秋说吗?这已经是公认的了。第七赛季的最佳新人是孙翔,这谁不知道。

叶秋真讨厌。

叶秋怎么老是这样,虽然在电子竞技的领域里,自己比起叶秋来确实是小,不过老是这样叫他真的很让人恼火,自己的战队都这样了,居然还有闲心看其他的战队的选手……

叶秋真讨厌。

“看着我干嘛?”叶秋疑惑道,有用手拢了拢衣领。啧,这么冷的天都不带手套,手都冻红了,职业选手怎么能这样呢。他又不由自主的摘下围巾,丢到叶秋手上,飞快的逃走了。用逃这个词,真是很丢脸呢。叶秋应该很奇怪吧。自己一句解释都没有。或许有,但那是什么呢?为什么总是想不起来?


然后,他看到自己在嘉世的那段时光,依旧是朦胧的,他在训练室里深夜揣摩一叶之秋从前的视频,他半夜惊醒颤抖着撩开窗帘结果意外的看见不知道因为什么变成了叶修的叶秋专注的盯着电脑;他被黑粉撞见落荒而逃又遇上叶修……他看到他和叶修那段顽固又天真的时光。他其实很高兴,他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后悔当初转会嘉世,接手那一滩浑水,赔进了两年的职业生涯不说,还被千夫所指,但他从不那么觉得,他在那儿得到的,远远比失去的要多。他们都没有错。他们都只是想要赢而已。


后来的一切,都如走马观花般的在他的四周,各自进行着,他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他想看到什么,但不行,一切都无法停止,能够想起这些,他该知足了,朦胧的一切飞快的行进着,他似乎又听到叶修笑了。……是,这是世邀赛夺冠的时候吧?他想起来了,当时他和叶修在苏黎世看了一整晚的夜景。当时真好,他也笑了。


世邀赛结束后,叶修是真的退役了,赛场上再也见不到他的君莫笑,再也不会有那个花花绿绿的身影来刺激他的审美,取而代之的,是偶尔出现在电竞报刊上西装革履的人,每次开口就是极为官方的谈话,简直像高中教务处的通知,不近人情,太陌生了,他每次看到关于他的新闻,几乎要忍不住换台,就像从前第八赛季的时候不忍看嘉世的比赛一样。但他可以忍得住了。人都是会改变的,但叶修还是那个叶修。他应该清楚的,再怎么变,叶修始终心怀荣耀。


渐渐的,很少有人在提起斗神的时候想到叶修,大多是想到孙翔,而叶修这个名字,则总是和君莫笑一起被人提到,也很少有人谈起他时带上刻意的尊重,这并非是对其实力的怀疑,仅仅是因为,他离开荣耀赛场,实在太久了。他,几乎已经是荣耀历史上的人物了。

叶修对孙翔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在他职业生涯的前半段,他的成长总是和叶修黏在一起,说阴魂不散太难听,说如影随形太亲昵,痛苦和愉快都是叶修带来的,而叶修也教会了他最重要的东西,他并不知道对于叶修究竟该怀抱怎样是感情,随着时间的迁移这种感情越来越复杂、粘稠,堵在喉咙,让他喘不过气,但他却总是放不下。

“咳咳咳!”孙翔拼命的咳嗽,然后翻身起床,顿时觉得头重脚轻,待缓过劲来,一看钟,9:30。

“糟糕,今天10:00要去荣耀总公司报道。”

飞快的洗漱好,孙翔终于赶在10点前赶到荣耀总部,却意外撞上一个人,“叶修!你怎么在这?”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心情,又是这种熟悉的感觉,喉咙又被堵住了,他该说什么好。

“哟,是孙翔呐,再不走你可要迟到了。”叶修笑着说,“还有2分钟哦。”

孙翔沉默了会儿,和叶修见面真难,这次再让他走了,下次见面还不知是什么时候,所以———


“欸!你这小朋友拉我干什么?”

“现在只有你会拿我当我小朋友了吧,等一下我。”

……

“干什么呢,小家伙”

“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顿饭。还有,我才不是什么小朋友呢!”

“……呵,有空啊,就现在呗。”


————fin

①出自余光中先生的《绝色》


评论(4)

热度(47)